在執法車隊的後面,全程跟蹤執法人員的社會車輛,不乏保時捷等豪車。
執法車停靠,一社會車輛也立馬停在路邊。
  車主疑為渣土車老闆
  微信群通風報信,躲避檢查
  前晚至昨日凌晨,市城管、交警等70名執法人員,分成東、西兩個聯合執法小組,到市內五區、鄭東新區、高新區、經開區進行聯合執法,查處了10多輛涉嫌違規的渣土車。
  查處行動起初並不理想,西聯合執法小組40分鐘也沒查到一輛問題渣土車,一路上就沒見上路渣土車,原因是多輛豪車一路跟蹤,疑為渣土車老闆們組成的“跟蹤小組”,沿途通風報信。東聯合執法小組也遭遇類似情況。
  鄭州晚報記者 冉小平 王軍方/文 張翼飛 周甬/圖
  現場

  遭多輛豪車跟蹤,半小時不見一輛渣土車
  東、西兩個執法小組從市城管局出發,除多輛執法車外,各有一輛警車和多輛媒體採訪車相隨。
  出市城管局大門沒多遠,執法車就被多輛豪車盯上。隨西聯合執法小組採訪的記者發現,執法車沿西三環,走鄭上路,上西四環,繞道科學大道到瑞達路,四五輛奧迪、本田越野車等始終跟著,沿途也未發現上路的渣土車,路上多個工地未發現施工痕跡,渣土車停在路邊未見作業。
  “執法行動走漏了風聲。”西聯合執法隊員介紹,這四五輛車應該都是渣土車老闆們開著的。執法車走,他們就走,執法車停,他們隨即也停,總之執法車輛走到哪,他們就跟到哪。
  查處渣土車,5輛轎車一旁圍觀
  西聯合執法小組在瑞達路科學大道臨時停車商量對策時,四五輛豪車有的停在執法車前頭,有的墊後,豪車司機們下車抽煙、打電話,觀察執法隊員的動靜。
  前晚11點,東聯合執法小組在南三環高架橋上航海東路下道匝口處,查處兩輛“後八輪”渣土車,闖禁行、沒有遮擋,隨後便沿三環快速路向經開區方向行駛。當到達航海東路和中州大道東邊交叉口東邊時,一輛奧迪轎車始終尾隨在執法車輛後邊。
  昨日零點33分,當行駛到東四環和金水路交叉口附近時,東聯合執法車輛在此集合停靠路邊,對一輛渣土車進行查處時,執法車前停靠了保時捷等多輛豪車。
  “你拍吧,咋不拍了?鄭汴路上(渣土車)多著咧!”一名開豪車、光著膀子的光頭男子對著準備離開的一家電視臺記者嚷道。
  當執法車輛進入祭城路時,執法車再次停靠準備查處渣土車。這時,5輛轎車迅速超過執法車,停在前邊,其中一名男子下車觀看執法車。執法車開始行使後,5輛車再次緊追不放。
  跟蹤的車輛中,以保時捷、凱迪拉克、牧馬人等豪車居多,大多數車輛對執法人員只觀看不說話。
  手段

  豪車們跟蹤接力

  微信群通風報信
  在鄭上路西流湖地鐵口一個紅綠燈處,執法車輛在直行道上等紅燈,旁邊左轉車道上停了一輛越野車,它壓在執法車後側,始終不超過執法車。執法車一走,它也向前直行。
  “這明顯就是跟著咱們的。”執法隊員稱,別人跟著,但不違法,他們拿這也沒辦法。
  執法隊員表示,這些豪車車主們都是聯合作戰的,建有微信群,遇上執法隊員分組行動時,他們也分成幾個小組跟蹤,沿途利用微信、電話等,給周邊朋友工地通風報信,執法隊員行駛到自己工地附近時,提前叫人關上工地大門。
  豪車們接力跟蹤。在前晚至昨日凌晨的執法行動中,一輛邁騰轎車時而走在執法車的前邊,時而走在執法車的後邊,有時還與執法車平行並駕,一直跟蹤到凌晨3點執法活動結束。
  執法隊員感嘆:

  通信技術太過發達
  “現在的通信技術太過發達了。”執法車駕駛員稱,夜間執法行動如果大範圍行動,很難查到車,一般都是分開行動,開快車擺脫豪車們跟蹤。
  市城管局固廢處的段海濱說:“我們執法時,經常遇到這樣的情況,這些跟蹤的車輛多是渣土車老闆。他們邊跟蹤執法車,邊向自己的司機和同行通風報信,讓我們在經過的路段始終查處不到違規車輛。我們瞭解到,一些渣土車老闆建立了微信群,只要我們一查處,他們就在微信群里發佈我們的行蹤。發現執法人員行蹤後,他們會通過微信群、電臺等方式相互轉告。”
  一名執法隊員表示,事後他們在網上查找,發現微信群有120個人,他們想當“卧底”發現滿員已經加不進去。
  豪車們跟著聯合執法車,圖的就是節省成本。執法隊員解釋,城市市容和環境衛生管理這塊違規的處罰較重,對沒有行駛許可證和鄭州市建築垃圾處置證的黑渣土車,查處一起,要處以5000元到3萬元的罰款,但渣土車老闆開車跟蹤一晚,不遵守規定,超載,瘋狂奔跑,既能搶工期,又可保自己渣土車“平安”運行,頂多就是一晚的辛苦費和油費,且多人合作成本更低,相比罰款要節省得多。
(編輯:SN067)
創作者介紹

守護甜心

qysuexzcio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