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下午,被打少年小高(化名)的父親重回事發現場時,看到了疑似當日砸向兒子的石塊.攝/記者董振傑
  從成績優秀到厭惡上學 從被人欺負到打架防身

  從胸懷壯志到街頭混混 “光背少年”的失控之路
  在近日“三男子圍毆少年案”中,15歲的小亮(化名)是打人者之一,因還涉嫌放火、搶劫等行為,他和另兩名打人者已被警方刑拘。
  昨天,他的父親老程從打工地趕到奶西村。《法制晚報》記者與其獨家對話,還原了小亮從一個成績優秀的好孩子到出手凶殘的“光背男”的蛻變。老程痛心自己為生計忙於打工,對孩子缺少管教關愛。
  探訪 聞訊回家兒子已被警方控制
  冒著可能拿不到工錢的風險,老程昨天中午從外地趕回了北京。當他回到奶西村的家中時,仍然沒能看到已離家出走40多天的兒子小亮,只是從妻子的手中看到了一張寫有朝陽看守所地址的紙條。
  在奶西村如迷宮般的巷子里,老程的家極易被錯過。經過數次的翻建,有那麼一扇院門位於一米高的水泥臺上,需要用力一躍才能登上。昨天下午,老程和妻子正在家中思量著接下來怎麼辦。
  他們二人都不會上網,也還沒看過兒子參與的那起圍毆事件的視頻。妻子被通知去了派出所,發現視頻截圖中一名赤膊打人的男子的褲子和兒子所穿的是同一款。
  妻子的文化水平有限,在警方的宣讀下才瞭解了事情的大致經過,但有些細節仍是模糊的。之前有好幾次,兒子打傷了人,老程被叫到派出所,最終接受經濟賠償上的調解。但這一次,他隱約感覺到不再是“賠錢”那麼簡單。
  “三男子圍毆少年案”已在奶西村變得盡人皆知。不時有記者到老程家採訪,這也引來了鄰居的側目。在旁人複雜的目光中,老程一籌莫展,9年前小亮剛到北京時那般天真的模樣,時而浮現在他的眼前。
  講述 初到北京孩子曾是父母慰藉
  小亮6歲那年,老程帶著妻兒走出甘肅老家,來到了北京當裝修工。這是一個艱難的選擇,“我裡外都是壓力”,老程說。他是姐弟四人中的長子,家人以為他“在北京混得不錯”,他卻不敢奢求別人理解裝修這份行當的艱苦。
  一家三口最初的落腳點在東湖,那裡曾有一個和奶西村類似的村子,大批外來務工者聚集。老程就盼著能接到一個又一個的活兒,“這樣日子能好起來。”
  此時的小亮成績優秀,常帶回家各類獎狀是老程和妻子的慰藉。老程記得,兒子曾說過,“以後我一定要做得更好,不再像你們這樣,靠給別人打工過活。”
  也就在那些年頭,距東湖不遠的奶西村悄然成型。因為附近房地產的開發,外來人口涌入此處。伴隨而來的,還有數目不小的未成年人群體。
  村民張女士告訴記者,村裡小學入學是難題,除了原有的一所公辦學校,奶西村裡就只有育慧和宏遠兩所小學可供選擇。
  被人欺負他用打架“保護”自己
  小亮三年級那年,東湖的村子整體拆遷,老程舉家搬到了奶西村。入學考試中,因為三分之差,小亮沒能考入條件最好的那所公辦學校。
  相比之下,育慧學校的入學條件要寬鬆很多,只要每年拿出2000元左右的費用,就可辦理入學。除了小亮,此次被打的男孩目前也就讀於此。
  小亮初入育慧學校時,老程並沒發現異樣。直到有一天,自家附近小賣店的老闆告訴他:“你兒子總來我這兒,每次都買10塊錢的煙。”
  小亮對此的解釋是,“大孩子”讓他給買的。老程的妻子開始儘量接送兒子上下學,但傷痕還是不時出現在小亮身上。
  “他不願意跟我們說,怕被欺負的更厲害。”老程相信,從那時起,兒子開始尋求某種方法,保護自己。五年級那年,老程第一次因為兒子打架被叫了去,這次糾紛最終以經濟賠償收尾。有人勸老程,不要把賠錢的事告訴小亮,以免給他帶來心理負擔,他照做了。
  此後老程開始成為派出所的“常客”,每次兒子出手傷人後,都以賠錢了事。他還為此打過欠條,幸得對方家長的“寬容”,才被免去了一半金額。“我總覺得,該讓他知道,要為自己的行為負擔些什麼。”老程這麼告訴自己。
  蛻變 吸煙上網 兒子越來越難管
  老程很難知道小亮每次動手的原因,“問他什麼,他總是不說話。”
  有一天,小亮當著老程的面點起了一根煙,這曾是兒子最鄙夷的行為。面對父親的責問,小亮的回答很簡單:“你別管!”老程發覺,有些事情已經脫離了他的控制。
  此後不久,小亮提出了退學。“我試過在他初二的時候把他送回老家,我覺得老家的環境更純潔些”,老程說,但小亮面對老家農村的一切顯出了極大的抵觸,“他已經習慣了北京的環境”。
  以“重返校園”為條件,老程又將兒子帶回了北京,但當看到父親真的準備為自己報名時,小亮離家兩個多月,未見人影。
  像村中不少母親一樣,老程的妻子開始學會在那些“不掛牌”的網吧中尋找小亮。這似乎是奶西村的一大“特色”,沒有未成年人禁入的制約,一些隱藏於普通民宅的屏幕前,成了少年們的“樂土”。
  一些明顯“不三不四”的人來找小亮,老程會將這些人罵走。但他罵走的,還有自己的兒子。老程還曾擠出4000多元,給小亮買了臺電腦。但這樣的舉動還是沒能拴住兒子離開的步伐。
  前不久,小亮再次離家40多天。當父母再次聽到他的消息時,小亮已經因為圍毆事件被警方抓獲。
  痛心 忙於打工對孩子疏於管教
  老程不希望看到兒子身陷囹圄,但他又希望孩子因此能有所改變。
  採訪中,老程有些詞窮,他用盡各種形容,希望記者明白自己是一個“實在”的人。他也希望兒子即使學業無望,至少也是這樣的人。
  老程說自己在北京乾裝修,因為過度勞累腰部受了傷,妻子當保潔,工作辛苦但收入平平。生計的重壓之下,很難做到工作和家庭之間的平衡。
  特別是在近期,北京實在難以找到合適的活兒,老程只能到外地去打工,平日里僅靠零星電話上的溝通,更是無法維繫對兒子的管教和關愛。
  “當初堅持把他留在老家,可能會好起來吧?”老程這樣發問,卻很難做到。父母年邁,不可能再擔負起照看孫兒的職責。而夫妻倆一旦有人放棄在北京的工作,全家人的生計或許就成了問題。
  被打者父母事發現場落淚想搬走但無望
  據瞭解,三名打人者還涉嫌其他案件。目前,三人因涉嫌放火、搶劫已被警方刑事拘留,案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中。
  昨天下午,被打少年小高(化名)的父母根據視頻影像,找到了事發地。
  附近草叢中有一塊輕體磚,和視頻圖像中打人男子砸向兒子的那塊很像。小高的父親雙手抱起掂了掂,“重十來斤,砸到人身上該是什麼滋味?”小高的母親則不敢多看,流著淚扭轉了頭。
  希望脫離如此環境的,不光是老程。小高的父母也動起了離開奶西村的念頭。但說起附近公寓式住宅每月過千元的租金,他們咋舌過後只剩下沉默。
  事件發生後,大批記者趕來,此前被打者就讀的育慧學校門前聚攏的垃圾堆,被“奇跡般”快速清理了。而該校負責人則幾乎拒絕了所有媒體的採訪。
  育慧小學門前,電視臺的鏡頭對準一個個放學後的孩童,詢問他們是否被打或被劫過錢。不少孩子給出了肯定的回答,但說起這些時,孩子們的臉上平靜得沒有半點恐懼。
  文/記者劉汨董振傑
(編輯:SN094)
創作者介紹

守護甜心

qysuexzcio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